国际航班停飞超九成 142万留学生在国外回不来咋办


虽然特朗普的个人支持率有明显上升,但在和民主党2020年参选人拜登一对一比较时,他却落后拜登9个百分点。福克斯新闻最新民调显示,特朗普和拜登一对一比较时,特朗普支持率为40%,拜登为49%。拜登显然也对特朗普个人支持率上升不以为意,他在NBC的一次采访中表示,这是危机时刻美国的典型反应,“总统的支持率总是在危机中上升”。

此外,美国是两党制国家,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斗争从未停止,即使是疫情也可能成为他们的斗争武器,双方争执不下,也显然不利于美国疫情防控。即使是近期刚通过的2万亿美元经济刺激法案,前期民主党和共和党也就一些具体条款争执不下。

袁征指出,美国早期疫情应对迟缓有主观和客观两方面的原因。主观上而言,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对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认知和重视度其实是不够的,所以他们直到病例快速上升才采取部分举措。

从客观上而言,这和美国的政治体制不无关系。美国是联邦制国家,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是分权的。在疫情暴发之初,最主要的是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应对,联邦政府可做的不多,最多就是让CDC提供指导建议。因此在特朗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前,联邦政府和州政府之间存在脱节,而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由于资金不足、设备不够等问题某种程度上耽搁了防疫窗口。

但是,特朗普能够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之时,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,这个时候再采取的一些措施也有点晚了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美国早期疫情防控不力或许也不能怪特朗普一个人。

袁征认为,美国确诊病例近期快速增长并超过10万例是在预料之中的。首先,这是因为美国的检测数量大幅增加了。早期联邦和地方政府都不重视检测,CDC分发给各地的检测试剂盒又出问题了,导致美国的检测数量非常小,确诊病例自然也少。在美国进入紧急状态之后,各地加大检测能力——检测得多了,确诊的自然也就增加了。

累计追踪到密切接触者4483人(含境外输入病例密切接触者),当日解除医学观察11人,尚在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257人。 

美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。截图自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官网

2020年3月28日0时至24时,山西省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(太原市报告英国输入确诊病例1例),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3例。无新增境外输入疑似病例,现有境外输入疑似病例0例。

新京报记者就此对话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袁征,听他阐释其对于美国疫情的观察,分析疫情对美国政局的影响。